電子報首頁 線上閱報                       人民報首頁
頭版 第088期 簡體       列印版
中共禁播《南京夢魘》 導演表不滿
【人民報消息】由美國導演朗恩.約瑟夫(Rhawn Joseph)製作的記錄片《南京夢魘──南京大屠殺》成為網上熱門影片,但卻遭到中共當局的禁令。

8月26日,一些網站論壇貼出導演約瑟夫的一封公開信,在信中,約瑟夫稱「中國組織和機構不僅不合作,反而對我有敵意,」並稱,「這部電影帶給我的是侮辱、威脅和災難。」他宣布將於9月1日關閉該影片網站,並將會從網上撤下所有關於南京大屠殺,關於日軍在中國的暴行,關於慰安婦等所有影片。

約瑟夫在公開信中表示,「不僅拒絕在劇院、電視台播放我的電影,還不允許這部電影在中國出版或銷售DVD。在美國,已經有400萬觀眾觀看了這部電影,但是中國拒絕正式公開發行《南京夢魘──南京大屠殺》。」

「相反,我的電影《南京夢魘──南京大屠殺》光在美國可以統計的就有超過400萬觀眾,還不包括世界其他地方無法統計的數據。在Youtube網站上數以百萬計的電影中,我的電影被冠為「一直以來最熱門討論」的前10名。中國的媒體報導說,北京市和南京市的居民自發下載並組織公眾觀看《南京夢魘──南京大屠殺》。」

「我的電影是有史以來關於南京大屠殺這個悲劇的最好的一部電影。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政府還是拒絕讓我的電影通過公映和發行渠道進入中國的市場,中國的組織和機構還是繼續抱著敵意的不合作態度。我認為這是不光彩的行為。」

約瑟夫在公開信中表示,「在創作紀錄片電影《南京夢魘──南京大屠殺》的過程中,我萬萬也想不到我會不斷遭到中國人的毀謗中傷和個人攻擊,但這正是一直以來發生的事情,直到今天毀謗和攻擊還在繼續。」

「除了少數的中國人熱情捐款協助這部電影的製作之外,大部分的中國人對此是冷漠的,一些中國人、中國組織和機構不僅不合作,反而對我有敵意。比如,位於中國南京市的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的館長朱成山顯得完全不合作,甚至當我向他要求一些紀念館收藏的照片用於我的電影裡的時候,還遭到了他的侮辱。」

「但是,當我發現這個紀念館裡甚至陳列和張貼了一些士兵和受害人穿著夏天衣服的造假圖片時,這位館長的行為更讓我厭惡到極點。這些造假的圖片明顯不可能是在南京大屠殺期間拍攝的,因為南京大屠殺發生在寒冬,溫度經常低到結冰,不可能出現日軍穿夏天服飾的場景。」

著名政論家伍凡表示,中共做任何事情完全是為了它自己的政治經濟目的服務,根本不為中國和中國老百姓,完全不為事實、也不為人類的價值服務,甚至捏造謊言,前後矛盾,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一會兒煽動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一會兒又壓制民眾的仇日情緒。連外國友人為中國打抱不平的正義呼聲它都要封殺。

一方面,中共現在為了經濟和政治上的利益,要拉攏日本,不願意把南京大屠殺突出出來,因此要封殺這方面的題材。

另一方面,中共每年從美國進口的影片數量非常有限,而且在中國上映的範圍也非常狹窄,就那幾個大城市,所以美國電影在中國是很難獲得經濟利潤的,中共只不過是做做樣子。這方面也是美國跟中國WTO談判最困難的內容之一。

伍凡表示,「美國電影,中國老百姓歡迎,但中共不讓進去,就盜版,盜版很可能有官方主持,官商勾結,中共從中漁利,否則不會這麼快就做出這麼高質量的東西,而且賣到世界各地。」

原陝西電視台記者馬曉明表示,今年是中共建軍80周年,也是南京大屠殺70周年,這兩件事情形成了鮮明的對照。我在年初時曾經看到一分中共內部文件稱,大概內容就是要求今年要大張旗鼓的宣傳「解放軍」幾十年來的「豐功偉績」,宣傳軍隊的強大和在國家建設中的「巨大作用」,同時也提到,對於任何不利於軍隊的事情,要有限度,不宜過度宣揚。

馬曉明說,「中共一直在大肆的宣傳軍隊的所謂『功績』,而避開了一切不光彩的史實,包括以前大肆宣揚的南京大屠殺,現在也要限制,因為中共怕引火自焚,擔心民眾將對日本軍隊的仇恨延伸至對中共軍隊的仇恨,因為中共軍隊殺死的中國人更多,中共的罪惡更深重。」

馬曉明強調,「中共按自己的需求操縱老百姓的思維和感情。歷史事實不重要,一切為其政權服務。從中共對影視題材封殺的越來越廣和越來越嚴上,也可看出中共政權的越來越虛弱和心虛,奄奄一息,草木皆兵。」△
相關文章

Copyright(c)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