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首頁 線上閱報                       人民報首頁
頭版 第293期 簡體       列印版
第三篇:一九六五年 至 一九七六年 (72)
到了十一點鐘,政治局會議進行了兩個小時。汪東興要我與吳潔、胡旭東立即到懷仁堂東休息室外廳。我們到了以後,吳階平和卞志強大夫隨後也來了。我們坐在那?堙A相對無言。

過了一會,中央政治局委員姚文元從?堶惆咱X來。姚說:「我是受政治局和江青同志的委託,找你們談談。吳階平、卞志強大夫,你們二位沒有參加毛主席的治療工作,也可以聽一聽,判斷一下嘛。」

「毛主席身體一貫健壯。他每次參加集會和接見外賓,我們在發表新聞消息時,都一再說明,毛主席紅光滿面,神采奕奕。這不是空話。你們看。」姚從皮包內拿出一張毛會見北越總理範文同時握手的照片說:「你們看主席這手握得多麼有力。有點感冒受涼,並不是大手病。你們有什麼根據,說主席的肺臟和心臟有什麼心力衰竭。這明明是謊報軍情,動搖人心。只是這點要負政治責任的。」

姚問我們有什麼話要說。我沒有作聲,因為姚的這些話,已經在政治上給我們下了結論,是無理可講的了。姚轉而又問吳階平和卞志強大夫,有什麼判斷。他們兩人也是悶不說話,不表示任何態度。

姚說:「你們都沒有意見,你們回去吧。等政治局會議後,有什麼結論,會通知你們。」





我和吳、胡回到游泳池,這時已經是一月二十二日凌晨二時。我們毫無睡意。吳潔嚇得全身顫抖,坐立不安。吳已經六十四歲,比我大十二歲。吳潔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奪取政權以前,是北平醫院院長,又是國民黨員。為了這兩件事,文化大革命初期,他被批鬥,挨打,關進類似監獄的所謂「牛棚」。到一九六九年汪東興住北京醫院時,才將他解放出來。他對我說:「難道又要被抓起來鬥嗎?」

我勸他不要急,因為急也沒有用,何況整個過程,包括體檢和治療,都得到了毛的同意。毛雖病重,但沒有死,根本沒有謀害的證據。話雖如此,我自己也很焦躁,因為毛已停止治療,而且我不知道政治局會議,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

凌晨四時許,懷仁堂打來電話,又叫我們去。這次我們帶上毛停止治療前一天乘機做的心電圖。圖形上已看出有間或的心室性早博和心肌缺血的現象。

這次見我們的是葉劍英和李先念。

葉說:「政治局讓我們再同你們談談主席的情況。你們不要有顧慮,給我們講清楚。」葉對我十分尊重有禮,總是稱呼我這「李院長」。

我將林彪事件以來,毛的身體變化和目前的狀態,向他們講了。我拿出最後的這次心電圖,交給他們。

葉曾經多次住院檢查心臟。他學會了看心電圖。他將毛的心電圖看過以後說:「心臟明明有病了,怎麼能說是沒有病,怎麼能說是醫生謊報軍情?」

葉又詳細問到頭天夜晚,我與周恩來及江青向毛報告病情及治療的情況,然後說:「你們沒有錯,主席停止治療的責任不在你們。你們放心回游泳池去,好好準備下一步的治療。特別注意準備好急救的藥品和用具。從今天起我每天到游泳池去值班,你們有事找我好了。」

然後葉問李先念有什麼話。李是從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而且面無表情。葉於是讓我們回去。這時已經是早晨七點鐘了。

經過一夜的折騰,心緒極壞。葉的話使我如飲甘露,焦躁情緒一掃而光。吳潔也露出了笑容。我們一邊往回走,一邊討論下一步的治療對策。回到游泳池後,我們隨便吃了點東西,就睡覺了。

到下午三點多鐘,我醒來時,葉劍英已經到了。我走到大廳,吳潔和胡旭東早已來了。

葉說:「我來值班還要同你們談談。」然後對我說:「李院長,你在主席這?堣w經十八年了,我們都瞭解你,你放心,大膽去工作。哪一個沒有受到挫折的時候?」又對著吳潔說:「吳主任,你做了幾十年的醫生,搶救了多少病人。比主席年紀大的,你也搶救過來了。難道就治不了主席的病?」

吳潔立刻說:「只要主席肯治,一定治得好。」

葉笑了笑說:「那麼好。主席現在不治,是生了氣,氣過了還是要治的。」又對胡旭東說:「我不認識你,三個?堶惕A最年輕,要多做點事。」胡旭東那時才四十歲。

葉坐到五點多鐘才走。吳、胡三人暫時搬到門診部。我仍住在游泳池的一間換衣室?堙C△

相關文章

Copyright(c)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